20元一件T恤、50元一个“真皮包”,到底是谁在生产拼多多?

:1 of 3

20元一件T恤、50元一个“真皮包”,到底是谁在生产拼多多?

于都县服装服饰行业协会

ydfzfsxh

政策宣传,咨询服务,信息交流,促进发展

本文来自第一财经周刊(ID:CBNweekly2008)


2018年7月26日,电商“新贵”拼多多在纽约和上海两地同时敲钟高调上市,随后却因为平台上充斥着大量性质为“假货”或“山寨”的廉价商品,遭遇公司历史上最大一轮舆论危机。


时至今日,用户打开【拼多多】,仍是满屏充斥着不到20元一件的包邮针织衫或者“爆款”打底T恤,也很容易找到50元左右“买一送四真皮质感2018年新款女包”,首页出现的一双已成功拼团9.9万件的“花花公子贵宾正品”运动鞋,售价只有26.9元。

20元一件的T恤生产车间

广州海珠区,四面被珠江环绕,著名的城中村康乐村就位于该区。它与中山大学的南门以瑞康路相隔,在大约1.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,密集居住着十多万外来人口。2016年,在广州市政建设部门的支持下,康乐村经过整治,铺上了沥青路面,而左手边约200米长的街区里开满了各种布匹店,这条路的尽头,便是广州国际轻纺城的入口。

▲ 迷宫一样的广州国际轻纺城。

迷宫一样的轻纺城,内部分为5个大区,每个区都独立成栋,楼高七八层,相互之间用通道串联,四面横纵展开后每条主干又会延伸出多条分支,而后各自排列着主营不同特色布匹的档口。这里与中大九洲轻纺广场、珠江国际纺织城、新长江轻纺城等数十家批发城共同组成著名的“中大布匹市场”

大概只有那些每日在此处忙碌穿梭的送货电瓶车是从来不会迷路。很多小货车最终的去向,是自此继续向南一公里外那片比邻一条污水河道、俯瞰如密林般的一大片矮旧楼群。

▲ 瑞宝制衣城所在的城中村。

那里正是隐匿了上千家制衣作坊的海珠区瑞宝村瑞康工业区,它的另一个名字,是外人更为熟悉的“瑞宝制衣城”

▲ 容纳了上千家制衣作坊的瑞宝制衣城,正是【拼多多】背后中国小微制造业的真实缩影。


本文的田老板,就在瑞宝村开了家制衣厂,整个车间里除了一张专门用来裁剪布料的大桌,剩下的空间摆了6组、每组3台打边机。

田老板按照制衣的凵车(打边)、车位(贴标)和四线(拼合)三道大工序来分配人手。眼下因为是淡季,车间只有不到10人在埋头各自做事。在他们附近,各种花花绿绿的半成品和布料被随意丢在地上。

“每天看这些衣服都麻木了。其实衣服都差不多,不过是面料有些区别,印花图案不同,款式都是大同小异。”站在车间的中央,田老板随手拿起一件印有黑色字母的白色T恤很平淡地说,这件衣服的成本价是19.5元,制作工序上要先裁剪好布料,送到印花厂,印好图案后再拿回来继续缝制完工。

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出现“5毛钱”的成本核算时,他猛抽了一口烟,转头看一眼窗外想了想该怎么回答,然后扔回了一句:“还好吧,还没有算到几分钱呢,一件衣服光是布料成本就得十二三元,最后每件衣服也只能赚一到两元。”

这家制衣厂,旺季会有20多个工人,每天工作14小时,日产7000件衣服。这些订单几乎都来自淘宝和天猫。手脚快的员工月工资能达到9000多元,一般的员工平均也能拿到7000多元。夏秋两季过渡的这几周,正是工厂们的淡季——夏装的订单逐渐收尾,秋季衣服还没上市。所以车间里工人们做工的速度与平时相比也放慢下来,每天需要完成的订单只有1000件左右,一辆面包车都装不满。

田老板说,与七八年前相比,现在人工的成本已经翻了3倍左右好在他厂里的工人算是稳定的,有些人从开厂一直跟到现在。缺人的时候,他会拿着自己工厂的衣服去离制衣城一公里左右的人才市场,那里常年聚集着各种临时工,只要遇到擅长做这种面料的衣服、价格合适且工时稳定的人,他就招回厂里。



有时候,田老板也主动出击,从面料商和印花厂那里打听些关于“爆款”的小道消息。面料商会告诉他最近市面上哪些面料好卖。比如今年年初他就打听到,彩色条纹会流行,于是早早请师傅打样了几件长款棉质T恤,“噼里啪啦两三天,十几二十个版就出来了,特别快”,推荐给客户,后来果然卖爆了。

今年夏天,田老板代工过一款印有小猪佩奇的童装短袖,他并不知道这个卡通形象的出处,只是凭经验觉得这个图案好看,于是就改版做了大人的衣服,结果“刚卖了一周客户就跟单了”。

“其实我这个不算是仿吧,客户做的是童装,我不过是把图案拿过来做了成人款,版型又不一样,没事的。”说到这些追爆款的经验,田方政有些得意,“马云一句话说得很对,没有什么假与不假,这个东西取决于价格和个人的心理。我们中国本来就属于仿制品大国,如果都打假了,还怎么仿?”

田老板分享了自己的经营宗旨:衣服款式没有什么好与不好,只有客户觉得是否合适,他们觉得值就行。

他有个合作了两三年的淘宝客户,每隔一段时间会寄些ZARA的新款,原价在100到200元左右。田方政找到相同的面料仿出同款,报价只要60多元,客户会稍微加一点钱从淘宝店卖出去。田方政并不知道ZARA这个品牌的来历,他只是反复看过挂牌上的logo所以记住了它。

他也从来没想过要去这个品牌的实体门店逛一逛。事实上,他按自己的从业经验,已经设计出一套商业故事——“ZARA的确是出款快,但如果市场上没有这么多想仿它款式的淘宝店去店里买东西,它的生意可能还没这么好。它可能就是专门给淘宝店提供一个设计而已。”

100元一件【真皮女包】工厂的秘密

平老板是广州狮岭镇某真皮女包加工厂的老板。养成跑步习惯的他,除了觉得这项运动很解压,更重要的是,一个人跑步时,他脑子里常常能迸发出各种产品设计灵感。


“有时候一个款式做得不满意,我就会一直跑一直跑,脑子里一直在想,直到自己想出来如何改进,才会慢慢把步子放慢下来,心里才会觉得舒服。”他说。

在广州市区的中港皮具城门口,花15元坐上开往狮岭镇的大巴,40分钟后就可以到达这座“中国皮具之都”。据说每年全球70%的皮包都来自于这里。


作为国内最大的皮具加工的集散地,狮岭具备从原料采购、工厂制造、档口销售以及物流运输的完整产业链条。从狮岭镇市区去往平老板的工厂,沿途经过的门店或者广告牌,70%都与皮具制造有关。

平老板的工厂位于一栋9层厂房的4楼,总面积有600平方米。为了接待记者,他专门推迟了去杭州参加电商培训的行程。那天,他穿了一件600多元的劲霸牌蓝色商务短袖衬衫,配着黑色休闲裤和一双白色的皮鞋。虽是江西人,但平老板在广州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。他不抽烟,却爱上喝茶,办公室的桌上摆了一套相当体面的功夫茶茶具。

2015年后,平老板自己独立操作做女式皮包,出厂价定位在80元至120元之间,这些产品的终端价格则可以再涨2至3倍。

他也拒绝过一些拼多多的商家的订单,因为对方开出的出厂价只有20元左右,他觉得这生意没法做。

“只要用最差的原料,做工粗糙一点,是可以做的,但是我想做有品牌和品质更好的东西。”平老板说,他曾在广交会这种场合去请教一些设计师,得到的鼓励也都是要坚持做有品牌、有设计感的产品。这让他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信心。

他指着自己展示间里的一款绿色软羊皮单肩包,颇为得意地介绍,原先客户发来的样板包是卡其色,但平老板建议可以再多出一种他在秀场看到过的翠绿色,结果去年夏天3个月内就卖出了2万只,“当时忙到日夜赶工,靠这个包我们赚了不少钱。”

打版师傅们工作的木质大长桌上,摆着一只刚打好版的皮包实物,款式承袭了Burberry一款经典米黄色格纹手提袋,旁边还有一沓图纸,打版师用黑色签字笔记录下在打版过程中发现需要修正的各种细节——“取消前后袋”“要改拉链的结构”。

“我发现中国市场好像很容易做,客户发过来的包都是大牌,是不是消费者都有一种崇洋的心理?”有一年,因为不断有客户询问一款香奈儿的小羊皮包,平老板得出了这样总结。

对于这类大品牌的产品,他已经有很多改良经验——比如将香奈儿的logo去掉,或者将C改成一个圆圈,原版9个菱格可以改为8个或者12个,“我觉得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不侵权就可以去做。”

相关文章